《苍兰诀》:坦白了,我是土狗我爱看

时间:2022-09-01 02:42:41阅读:3829

苍兰诀》完结了,大家一起“赛博追剧”的日子也结束了。

不少人的预期里,这个暑期档的主角会是《星汉灿烂》和《沉香如屑》,《苍兰诀》只能以低姿态搏一搏;观众这么想,广告主也这么想,恒星引力CEO、制片人王一栩发微博直言,“平台广告是根据演员知名度招商的”,言下之意,该剧不被看好,初始的招商不算高规格。

其实观众,行业,广告主都不看好也正常。因为不论从故事梗概还是演员阵容上看,《苍兰诀》似乎都没什么特别的吸引力。

这部剧改编自九鹭非香的同名小说,讲述的是息兰一族被人灭族,受到举族保护的息山神女万年后重生成天界低阶仙女小兰花,无意间复活了困于昊天塔的月尊东方青苍。两人因同心咒被迫“绑”在一起,谱写了一段甜虐交织的爱情故事。

故事看起来不“新颖”,主角的人物设定上也没跳脱出“霸总x傻白甜”的大框架。而两位主演,一位是去年刚刚被评为“古装丑男”,被观众吐槽“AI式演技”的王鹤棣;另一位是演什么都像在演自己的“小作精”虞书欣,这个搭配怎么看都不像是值得期待的阵容。

但结果却是,爆了。

《苍兰诀》从播出次周起,热度持续走高,收官时站内热度突破10500,成为爱奇艺今年热度排名第一的剧集。网络上,出现大把自称身患“诀症”的“诀人”,具体症状表现为说话一定要自称“本座”,每天热衷于披着床单“四处征战”,就像回到了童年时期的角色扮演。

同时,剧集的热度也反哺到了演员身上,男女主微博粉丝增长百万,各项数据持续高升,求二搭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从最初的不被看好,到网友口中的“高开狂走”,《苍兰诀》就像它的故事结尾一样做到了“逆天改命”。那么在套路的古偶框架下,它到底做对了什么?一部爆剧背后,收获的不应只是观众的满足,行业更应当从中得到一些什么。

土甜套路,一个不少

不用尬吹,从一些人设和情节上看,《苍兰诀》其实没跳出以往仙侠古偶类型剧的老框架。最开始平台和剧方在营销端还称《苍兰诀》是“反套路”的尝试,但很快做出了调整。

先看人设,女主小兰花真身是息山神女息芸,但化形为一颗普通仙草,在仙界掌管命簿的司命殿工作。因身份低微,平日里不受重视,任谁都能上来踩一脚。但好在她性格单纯善良,不论受到什么样的欺负,都秉持着以德抱怨的态度,如果用剧里的话来形容就是“至纯至善”。

问世间,何处能量产“至纯至善的女孩”?答案一定是国产偶像剧。

类似小兰花这样初始设置为傻白甜的女主,在过往整个偶像剧领域都不少见,在古偶中更是一抓一大把——《花千骨》里的小骨,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中的锦蜜,《琉璃》的女主璇玑,《沉香如屑》中的颜淡都是如此。

而这些出场时看似柔弱的女主,真实身份通常是大人物。比如小兰花的真实身份是“息山神女”,锦蜜是“花神之女”,花千骨是“世间最后一个神”,合并同类项后会发现,这些角色的身份大多是世间唯一的、不可替代的。

而在初期,这些角色总是无法以真实身份示人,通常都是兰花、葡萄、菡萏之类花草水果的化身,因为她们身份背后往往掩藏着一段前尘旧事,只有剧情发展到一定程度,才会揭露身份,回归真身。

除了人物设定,《苍兰诀》的人物关系设置,也基本走的是“霸道总裁爱上我”的老套路。三界说一不二的最强霸主“月尊”东方青苍和单纯善良身份低微的小兰花草,搭配起来甚至有了些古早台偶的味道。

例如,许多90后的“霸总”偶像剧启蒙,《王子变青蛙》里的集团董事长单均昊和女骗子叶天瑜;《命中注定我爱你》里的集团执行长纪存希和“便利贴女孩”陈欣怡,还有近一点的《一起来看流星雨》《杉杉来了》等内地现言剧,走的都是这个路子。

配合着这个套路一同食用的,一定还有“霸总文学”。比如在《苍兰诀》前几集被网友拿出来疯狂讨论的,东方青苍的台词“本座的人你也敢动”“本座要让她成为这世上最开心的女人”以及“从现在起,你是我的,你的命属于我,你的呼吸属于我,你的心跳属于我,你身体里的每一滴血都属于我”。这些古早霸总台词搭配着超燃的BGM,使男主的中二之魂尽数展现。

除此之外,在情节设置上《苍兰诀》还用了“男女换身”梗。毒眸(ID:DomoreDumou)在过往文章中分析过,“身体互换”的设置一般呈现的是一种身份错位,是一种视角上的调整,在互换的过程中,两人要想尽办法伪装成对方,体验对方的生活和处境,这样的设置可以增加戏剧冲突,推动剧情发展。

但这样的套路也早就频繁出现在各种影剧之中,早期的网剧《太子妃升职记》,去年小火的《变成你的那一天》,今年的《反转人生》都是此类。

是的,上述以往仙侠古偶中的常见的老土套路,《苍兰诀》几乎一个不少。但它依然能够让观众心甘情愿承认:“我是土狗,我审美低下,我道德败坏,我没有理智,我爱看。”

所以有时候,土可能真的不是问题:上次看到这句话,或许还是年初爆红的韩剧《社内相亲》,一个霸道总裁爱上灰姑娘的老土韩剧,所有桥段肉眼可见的刻意甚至可以预料,最高收视率愣是破了13%.

《苍兰诀》的新“解构

既然套路都是老的,考验的就是玩转套路的能力——框架可以是老的,填的东西如果是新鲜的,一样可以很亮眼。套路“玩得好”,玩到让观众喜闻乐见,当然是一条路。

古偶剧的硬性条件自然要男帅女美,在近年接地气、让人产生亲切感的女主形象走红之后,观众对女主外貌的要求变得不那么高,但男主的形象依然要足够帅、足够苏、足够让观众产生梦幻的代入感。

《苍兰诀》在这一点上显然做得足够突出。去年观众因为古偶剧男主颜值水平下滑怨声载道,毒眸在盘点“古装丑男”时,也曾将去年《遇龙》中白发造型质感不佳的王鹤棣放入列表。(往期文章:《“古装美男”,丑出新高度?》)

然而,同样是王鹤棣,《苍兰诀》剧组在男主的服化道上做得足够完备,东方青苍的每一套造型几乎都是一片好评,王鹤棣也一跃成为观众口中的“八月男友”。

回忆此前爆火的古偶剧,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的总制片人刘宁曾在采访中提到,演员片酬没有超过制作成本的三至四成,于是,置景、服化道和特效上花了大心思。

《苍兰诀》的优势恐怕也同样在此:出演之时,男女主咖位不算太高、人气又够不上一线明星,匀出来的成本能够花在服化和特效上,也能帮助观众更好地进入剧情设置的场景之中。

而从剧情设置看,《苍兰诀》的走红,长在了套路上,但与此同时,也在完成着对套路、对模板的“解构”。

毒眸曾在往期文章中分析过仙侠剧的固定套路:男主要是高冷强大、心怀天下的神仙,女主出场要弱小但善良,女配要恶毒,男二要暖心,男女主的初遇最好“不打不相识”。

乍看之下,《苍兰诀》没有违背这套公式:男主东方青苍确实断情绝爱,女主小兰花是个被浇坏仙根的低阶仙女,倾心于她的长珩确实足够暖心,女配丹音登场时在欺负女主,东方青苍和小兰花的相遇也确实是“巧合”之后“不得不在一起相处”。

但男主的身份是一直被视作反派的“月族”(约等于魔族),已经给这出固定的剧本提供了多样化的选择,光是一出场就是“三界最强”的设定,就已经让不少观众直呼受够了以往打不了两下就吐血的“破碎感”男主。

用以往的仙侠剧打个比方,可能是《花千骨》中让男二魔君杀阡陌作为主角,长珩的角色反倒更像是过去的仙侠男主。

第九集男主为了带女主离开水云天(仙界),直接打碎了控制天水的四水宝珠,将女主和即将被淹没的仙界摆在男三的面前让他做选择,几乎是对过往的仙侠男主的一种挑衅。第十三集男主和女主换身时,以女主的口吻质问男三能不能为了女主反抗仙界的君主,也让部分观众想到了在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里被认为懦弱不敢反抗父神的男主夜华。

长珩最终选择反抗

知名影评人毛尖曾言辞犀利地评价“影视剧就是中国最封建的地方”,《苍兰诀》前期刻画的仙界,恰恰是被当做虚伪迂腐的反面典型来刻画。先战神赤地女子为苍生牺牲,但几乎被仙界遗忘,她的徒弟容昊与长珩交好的原因,还是因为只在赤地女子的墓前见过这一位神仙来祭拜。

同时,正是因为男主与仙界的对立身份,不少讽刺的话语可以由他说出,比如评价女主就算是通过了仙考还是去给别人当侍女,带女主去只有云中君才能前往的露台看日出。长珩的成长线,也包含了对过往遵循的仙界规则教条的反叛。

从这一点来看,《苍兰诀》所构建的世界,并不是空洞的、悬浮的,而是各自有各自的位置,善恶逻辑也并不降智。

与此对应,配角也不再是男女主恋爱主线的“工具人”。即使是最初以反派配角形象登场、痴恋男三长珩的仙女丹音,也作为长珩下凡时“重要的人”活过一次,最终变得豁达洒脱,在大结局时和长珩告别,视他作知己兄弟,也将成为下一任战神作为自己的目标努力。

甚至,被认为是“甜宠”的台词,也被同生同死、共喜共悲的设定“解构”出了喜剧效果。前期男主的“霸总”言论,从观众的视角来看确实是“字面意思”,也会被女主误读,消解了台词本身的“油腻感”,只剩下诙谐。

因此,即使《苍兰诀》仍然没有完全跳出仙侠剧的套路,比如女主的真身是“神女”、和暖心男配有婚约等等,但它的套路,填充起了细节完成度很高的内核,这些“血肉”反过来又支撑起了“骨骼”,也算是变成了一种吸引观众的细节“创新”。

做有逻辑的“爽剧”

舆论层面,《苍兰诀》算不上“有口皆碑”,一些争议也时有发生。在上周日更新的剧情中,男主对待女主的态度变得“卑微”、失去业火等问题,一度成为豆瓣小组等娱乐社区的话题中心。

在前期的人物剧情设置中,男主东方青苍“三界最强”的基础设定,本就是吸引观众的重要因素,所以到结尾他没能“荡平水云天”“搞事业”,导致部分观众认为人设出现了错位。

但这种期待,原本就是观众对于剧集“爽感”的渴望。

“爽剧”目前已有中性偏贬的感觉,但实际上,很多剧受欢迎,就是因为对“爽”的把控,而“爽”和“无脑”本无直接的关联。在剧情逻辑通顺的情况下,它反而是一种通俗化的剧情设计处理。

对于不以虐心悲剧作为卖点的剧集来说,剧情跌宕起伏、草蛇灰线固然很好,但在种种逻辑和强设定的支撑下,仍然需要满足一种观众对于“爽”的情绪期待。就像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,在播放时万众期待的,仍然是素素跳下诛仙台变为白浅、回来大杀四方挖下素锦眼睛的剧情。

抖快短剧因为“爽文”式的五分钟切片爆红,而电视剧的爽感要想让观众获得及时的、爆米花式的快乐,也需要考虑逻辑合理、剧情得当。

最普遍的一种“爽感”,来自于“某种力量”凌驾于其他角色之上的主视角。这个某种“力量”,可以是武力,可以是智谋,也可以是财富等等。

《苍兰诀》里东方青苍的“bking”形象带来的爽感,就建立在全剧最高的武力值设定上,这种爽感的来源在往常的网文和国产剧里并不少见,《倚天屠龙记》中张无忌在光明顶一人独挑六大门派、一战扬名的剧情,就是这类爽文剧情的“集大成者”。

李连杰张无忌

这类某一方面的特性凌驾于其他角色之上的方式,还可以和“先抑后扬”的剧情设计结合,形成男频网文比较常见的“隐忍三年打脸流”。

这种“爽感”流派突出的是前期剧情的压抑、屈辱与后期“复仇快感”带来的反差。经典桥段是《基督山伯爵》爱德蒙·唐泰斯化身伯爵归来复仇、《斗破苍穹》男主萧炎被退婚后的“三年之约”和《琅琊榜》梅长苏在前期隐藏真实身份、清理太子和誉王党羽的桥段,分别代表了通过财富、武力和智谋达到“爽感”的三种设计。

归根结底,这类“爽剧”的特色是要求主角行事没有阻碍,目的几乎都能顺利达成,即使整部剧的基调或后续的剧情存在悲情成分,也不影响剧情行进时带来的爽感。《庆余年》虽然前期存在滕梓荆之死这样的沉郁戏份,但男主范闲仍然被观众戏称为“有几个好大爹”。

范闲与爹

但这种被他人帮助、集齐主角光环的设计,套用在女频内容的女主角身上又并不适用,很容易被大众认为是“玛丽苏”“娇妻文学”“假大女主”。像《延禧攻略》《致命女人》这样女主在可行范围内亲自报仇、“大杀四方”的剧集,才更像是女频内容中更容易受到观众青睐的爽剧。

所以,我们在谈论“爽剧”的时候,讨论的到底是什么?《苍兰诀》可以连带的,是对内容主创们对“爽”的理解:对“爽”理解浅薄的人,大多会构思出一个剧情不需要思考、背景不够有逻辑、主角成长线模糊的大纲,对“爽”理解更深的人,能够在摸到观众情绪的基础上,做到基本的对剧情、背景、人物的尊重。

再回看爱奇艺此前热度破万的三部剧集:《延禧攻略》的爽,是提纯宫斗要素,把成长线摆在明面上;《赘婿》的爽,是用现代的理解与古代的喜感融合;《人世间》的爽,是悲欢离合在一代人身上的投射。

那么,既能从古偶的烂俗元素当中提取有利因素,又能在各类基本面当中做到自己应该做的事情,《苍兰诀》能火,也就并不奇怪了。